书画评论
    俗人俗画俗精神——潘正中“泼俗文人画”之我见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 去年,在一个饭局上,我和老潘比邻而坐,酒喝到面红耳赤时,他漫不经心转过头跟我说:“你给我写篇文章吧!”我随口就答应了。其实,我跟老潘并不熟,但朋友圈都说他是一个有趣、好玩的人,我真嫉妒他呆在杭州这么美好的地方,每天似乎不是喝酒就是品茶,不是KTV就是吟诗作画,雅集不息,流宴不断,日子快活得跟神仙似的。江南富庶地,温柔斯文乡,我对此也心向往之,此生恨不能生在江南,那写篇文章来过过瘾也好!我心里是把老潘当作一位典型的、本土派的杭州画家来看的,究其画里意趣,或许能体会到江南文人墨客那种原汁原味的风流情调、逸雅情怀。画本身是不会言说的,我也非常理解一位画家总是希望,能有一位评论者来写出他自己不便说出来的那些内心思想,画之精髓全在于思想矣!我要是真能说出一些见识和门道来,至少下次到杭州,老潘肯定会请我喝酒,以文会友,岂不乐哉!

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 新时期以来,“中国画穷途末路”之论不绝于耳,而“新文人画”之崛起,似乎就是以“俗”为根本精神转向的,栗宪庭评论其有“无聊、泼皮、享乐、庸懒、消沉、怀旧”这几个趣味,跟陈师曾讲传统文人画“悠然起澹远幽微之思,而脱离一切尘垢之念”、“第一人品,第二学问,第三才情,第四思想”那几个秉质,似乎已变得牛头不对马嘴了。譬如,朱新建的《美人图》,多少还留着些淡淡雅趣,还是文人心底那股子春梦留痕的意淫情骚,这是“艳俗”,是贾平凹的“废都”,后来李津的《洗澡图》、《饮食男女图》,几乎画成了活春宫,酒肉声色,纵欲横流,完全扯掉了宣纸画面上的遮羞布,变得全无雅趣,这就是赤裸裸、彻底的“媚俗”,是黄色小说了。何为“俗”?何为“雅”?何以画家们对“俗”趋之若鹜,却对“雅”弃如敝履呢?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我看老潘的画,走的是传统隐逸型人物画的路子,这是最正宗的文人画,疏郞拙趣,闲逸敛神,其意蕴是不俗的。他最擅长画“钟馗”、“布袋和尚”这类传统人物题材,线条简劲,造型圆润,意趣传神,非常见功底;他创作的历史文化名人创意绘像系列,像王子猷、达摩、怀素、弘一法师等,构图精致,绘像精妙,往往能在某一细节处豁然开出人物形象来,非常见精神,我最喜欢王子猷、弘一法师这两幅绘像,其放诞情怀,其悲悯法相,虽寥寥数笔,便跃然纸上,便只觉得这就是我心中的其人其像也;而《发呆图》、《溜狗图》这两个单独系列,最能看出老潘在艺术创作上的某些想法,在内心思想上,他还是想创作出一些能表达真实的世俗情感生活之作品。我觉得,“发呆”就是老潘日常生活精神状态的一种艺术化表现,就像栗宪庭评沈勤的江南水乡画:“唯有江南的记忆,才使他从今天江南酒肉声色的现实功利中纯化出来”,而“发呆”,也是老潘对江南活色生香世俗生活的一种无奈、倦怠、茫然的精神反叛;“溜狗”则完全是一幅世俗化生活场景,溜狗之趣,闲情雅致,最能体现出风俗人情、世间百态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而新文人画的“俗”,虽也有商业或市场上的困惑,但更主要的恐怕还是思想或精神上的困惑。近代以来,在西洋油画和现代艺术的冲击下,中国画面临着生死考验和存亡危机,老是画山水、花鸟、隐逸人物等这些传统题材,你再努力也超越不了古人,无创新就必衰败矣。最大的挑战在于,当用中国画来画现实题材时,无法再画出那种“超脱、淡泊、陶情悦性”的雅逸情趣来了,而这种雅趣,实为中国画的灵魂与生命,失掉这些精神特质,哪还有文人画?老一辈画家曾采用油画写实手法来处理现实题材的创作,但传统文人画那种特有的意趣、意蕴和意境,却也消失殆尽、荡然无存了。而新文人画与实验水墨的崛起,可视为中国画的一次新探索,前者突破的是隐逸型人物画,后者突破的则是山水画,这是传统绘画两大宗。新文人画的特质就是“泼俗”,这就是针对隐逸型人物画的“雅逸”,要反叛、突破、创新,重重重围之下,只能豁出命去,泼出新精神来,临绝境而不得不用非常、极端之法也!新文人画的“泼俗”,跟徐渭“泼墨大写意”的精神是相通的,“泼墨写意”在当时人们眼里也是俗的。由此看来,“泼俗”实为一股豁出命去的“雅劲”矣!

        




    再来看老潘的“泼俗”,尚在似泼非泼、欲泼未泼之间,还未完全泼开来,“雅”仍多于“俗”,但这也使得其绘画别有一番情趣,就像看他的字和不多的山水画那样,虽憨态可掬,却拙意犄雅,其内涵里也是一股子“犟劲”。要是老潘能少些应酬之乐,多些独孤之志,以他的功力与聪敏,泼出一个新境界来,亦未尝可知也?岂不“更好玩”哉?

      
     
    临搁笔,才发觉自己并未讲老潘多少“好话”,这非我本意矣!下次去杭州,尚有酒肉乎?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文◎康托居士  丙申年乙未月己丑日草就于京东46号院内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下一篇:清明上河图》题跋暗藏街市繁华中的险境和兴
设为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 名家在线 | 香墨书院 | 书画资讯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
主     《世界家苑》杂志   世界华商书画院   文化部中乡协扶贫委艺术发展中心 联合主办:   全国老干部健康指导委员会书画院   国家老干部书画院  中报协《法治报道》法治文化    健康导报艺术名家 《世界家苑》艺术名家宣传推广委员会

           联合指定互联网发布载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频道识别号:011050312012 发证机关: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京)字第04363

法律顾问:杨鸿飞  北京首联律师事务所主任